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清风文苑  >  正文

“老头儿”的“硬”精神传承

来源:张家界廉政网 作者:卢良军 日期:2017-08-30 浏览数:

   在湘西北土家族聚集地区,“老头儿”一词,有两重含义:一是指年龄大的男人,二是把父亲叫“老头儿”。我的“老头儿”卢进武,是黄家铺洋池三队队长。生于1938年,未跨一天学堂门,解放后入党。用他常挂在嘴上的话来说,就是“生于旧社会,长在红旗下”。他健在时,我们当地不管是父亲的平辈还是晚辈,不管是当地耍锄头把的还是在外吃公家饭的,讲到他时,都会说“这个老头儿很硬”。现在尽管他去世已4年,但人们对他评价最多的还是一个“硬”字。作为儿子,对他的一些“硬”至今还记忆尤新。

  尽管“老头儿”农业集体生产的舞台被现代体制“革”了,

  但他听党召唤,对党负责的“硬”精神却传承给了后人。

  在我的记忆中,“老头儿”常讲的两句话是“我生在旧社会、长在红旗下”;另一句是“我大字不识一箩筐”。这比较集中反映出他的心声,既含有他对自己因在旧社会未进学堂门的遗憾,也蕴含对党和新中国的感恩情怀。这种情怀具体体现在他对党组织所安排的工作方面。

  “老头儿”觉得作为一个党员应该听党召唤。七十年代初,他正值年轻力壮积极响应国家号召,参加“三线”建设,正干得风生水起。但不到一年,因工作需要,被大队书记从工地特意“请”回去任三队队长。父亲对党的工作安排,没有怨言,放弃了个人在建设“三线”方面发展的大好前途,毅然当起了默默无闻的生产队长。

  “老头儿”当生产队长,以身作则,认真负责,作风过硬。当时三队穷得去花垣买萝卜当口粮。父亲接任生产队长后,带领全生产队排除各种干扰,狠抓粮食生产。经过父亲的努力,第一年解决了温饱,有白米饭吃了。第二年黄家铺公社“棉花样板地”和“水稻高产田”就落户到三队。因此父亲也多次受到上级党政部门的表彰,出席县里的“群英会”。那时候,没有巨额的奖金,奖励不过是干农活时用的草帽和毛巾。在我的记忆中,家里人用的草帽和毛巾都是父亲获得的奖品。

  田土承包到户后,农业局的制种、地膜包谷、套种等在“西、阳二坪”的试验示范点,基本上都选在父亲的责任田地里,以及周边的田地上,“老头儿”积极承接试点示范和指导。那时洋池的地膜嫩包谷、套种的洋芋在城里都有名气;现在洋池的菊花芯柚初具规模,市内外扬名,都离不开“老头儿”当初的带头试点、示范种植的引领作用。

  “老头儿”从“三线”回来后一直到去世前一直担任三队队长,全在于为人清廉正派。他长得人高马大,腰板挺直,声音宏亮,干农活不仅以身作则,也不服输。在我记忆中,父亲干农活不晓从哪来的劲,一天早上,他割一担牛草回来,一过称,居然有280多斤,队上强壮劳动力无人能及,为他过秤的社员啧啧称奇。

  “老头儿”长得比较威严,社员都能听他招呼,也有点“怕”他。集体干活时有人要磨洋工,他眼睛一鼓很有“杀气”。尽管有时干活他不在场,但只要听人讲他来了,要“磨洋工”的社员就不敢偷懒。因此社员们对他领导集体农业生产,大都心服口服。

  当生产队长,肯定会得罪人。有些人好吃懒做,挣工分少,年终分粮分钱少时就告状。开始时大队、公社见有人告状还会组织人清帐,但“老头儿”过得硬,非常清白。像这样的次数多了,公社、大队干部就懒得搭理,到后来就干脆严厉批评那些好吃懒做的社员。由于集体生产在不断发展,加上“老头儿”为人清廉,慢慢地队上吃“统销粮”的少了,也就没人告状了。

  尽管“老头儿”顽强的生命被病魔“革”了,

  但他真诚待人的“硬”行却留给了下一代。

  “老头儿”4年前因患尿毒症,不治身亡,但他心胸豁达,待人真诚却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,也至今影响着我们下一代。

  六十年代末,时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。大庸的“知青”若到我们大队当知青,大都安排住在生产队队长家,我家住的是民贸二局万长青的儿子万香。城里的知青一般体弱,很少参加体力劳动,因而许多知青下乡吃了不少苦。但定点到我家的知青是幸福的。我“老头儿”把她当作自己的亲人对待。当万香口粮快吃完时,捎个信,“老头儿”就把打好的米送到他干工夫的大队果园队工棚。有时夏天他在我家住宿,母亲经常帮他赶蚊子,直到他睡着。知青按政策返城后,万香一家对我们一家感激不尽,一直念念不忘,我们两家到现在都还“走动”。

  对待下村干部至真至诚。九十年代初,我已参加工作,因工作关系认识很多乡镇干部。那时由于乡下交通极不方便,乡镇干部下村调研或解决问题后,若想赶到乡政府吃中饭比较困难,因此下村后顺便“蹭饭”也是常事。“老头儿”为人真诚厚道,那些下村干部都愿意到我家“蹭饭”。有时下村干部即使“老头儿”不认识,但到我们队上时只要对我他讲,我认识你儿子,和你儿子是同事等等。“老头儿”一听是儿子的同事,非常热情,极力挽留:“莫走了,到我屋里去逮中饭。”

  那时节农村土地承包到户了,家里有肉有粮,请吃几餐饭没问题。但吃完饭,“公差”们要按规定补伙食费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“老头儿”就连连摇手,打着哈哈说:“既然是我儿子的同事,讲补钱就有点儿见外了。”然后将客人一推二拉撵出门去,那待人真诚的“硬”度着实让人难以回绝。

  尽管逝者兮已经远去,灵魂兮也无法召回,

  但他公平,热心的“硬”牌效应没有磨灭

  “老头儿”不仅对党忠诚,待人真诚,还很注重办事公平,热心助人的“品牌”效应。他在族中排行老大,他作出决策,处理事情,都能公平合理,设身处地替他人着想,在我们那一带小有名气。

  队上如果发生婆媳不和,邻里纠纷,大都请“老头儿”去调解。“老头儿”认为对就是对,错就是错,三两斧头就公平解决了。开始一段时间,有人对他的调解处理还有怨言,认为没有“偏向”他那一方面,但过了一段时日还是觉得“老头儿”的处理公平,“气”也就消了。若再和人发生“皮绊”,还会再找他去调解,去处理。有时候其他生产队里发生纠纷,也会有人叫他“协助”处理。对于他处理的办法和结果,生产队内外的人一句“大佬儿没讲的”,就对他的办事决策充分肯定了。

  “老头儿”决策处事合理公平,按今天的话说,是形成了一种“品牌”效应。有很多人看重他的牌子,求他办一些私事儿。“老头儿”自己也很看重这个牌子,热心帮助人。

  羊池村后面的禾家山村地处大山,有一段时间,经常有一些年轻姑娘长住我家,对此我当时还很疑惑,到后来才明白,原来她们是山里面我“老头儿”的一些所谓“朋友”的女儿,有些是所谓朋友的朋友的女儿,想“下坪嫁人”。

  山里的年轻姑娘由于深处大山,信息闭塞,交友困难;或者是囿于于传统风习,寄托于媒妁之言。她们认为我“老头儿”“牌子”硬,帮忙牵线搭桥让人放心,就下山住在我家,“求”他介绍婚姻。有时候她们一住就是十天半月,“赖”在我家不走。当然“老头儿”也不负众望,在要求母亲尽情管吃管喝的同时,抽出时间了解姑娘的秉性脾气,各个生产队每个男青年人品,家庭经济状况。然后论斤称两,“论资排辈”。如果觉得合适就热心帮忙“牵线搭桥”。一般都会帮她们珠联璧合,了却心愿。

  家族中也有几个女孩子,开始自由恋爱交朋友时,也会先打一打“老头儿”的招牌,告诉别人是某“老头儿”的“女儿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“老头儿”不仅不责怪她们善意的撒谎,还会就锅下面,干脆用父亲的身份,在说明真情的同时极力撮合,男方见有我“老头儿”这块“硬牌子”为她们做主,也就顺水推舟应承下来。由于“老头儿”的出面,大都能帮她们找到如意郎君和婆家,欢天喜地地嫁人。

  尽管他对后代的教化“硬”得有些不可理喻,

  但他对子女的茁壮成才完成了人格上的铺垫。

  “老头儿”注重家庭教化,对自己和子女要求很严。小时候,有一次我们整个大家庭成员一起去给城里的二舅婆家拜年。因人多早饭迟,主人怕孩子们肚子饿,就先让吃炒米“过早”。“过早”时一些亲戚家的孩子炒米吃一半剩一半。“老头儿”见了很心疼,就把他们吃剩的炒米装在一个钵子里当早饭吃了。当时我看到他对粮食心痛爱惜到这个地步,觉得不可理喻,认为父亲有点儿犯“贱”。

  这件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,现在想起来,我还觉得有些愧对“老头儿”。毕竟那时农村不过刚解决温饱,作为一生在农田里辛勤耕耘的农民,自然对盘中餐“粒粒皆辛苦”有他独特的体会。不过,尽管当时我对“老头儿”的吃孩子们的“剩食”颇有微词,但自那以后,我对粮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珍惜之情,也对浪费粮食的行为产生一种莫名的厌恶之感,这倒是真的。

  另外一件事也让我印象深刻。我小时候读书贪玩,有一次连续几天下暴雨后,澧水河涨洪水。我下课后去河边看涨洪水,结果把上课的事给忘记了,后来被老师找到后进行体罚。这事恰好被我“老头儿”看见了,我以为有了救星,谁知他不但不帮我说情,反而一个劲儿地说:“打得好!不好好读书,淹死了怎么搞?还要攒劲打!让他脑子里钉个“记性片儿。”

  那时候我还不服气,总觉得“老头儿”对子女太无情,在老师面前有点儿“胳膊肘往外拐”。但现在回想起来,正是因为他对贪玩不用功读书学习的行为是那么的深恶痛绝,对我的严格要求,才使我痛下决心,顺利完成学业,成为一名高级农艺师。

  以上仅是“老头儿”给我留下的一些记忆,现在回想起这些,觉得它犹如一杯浓茶越品越醇厚。我和儿子是否遗传了“‘硬’老头儿”的基因,我不得而知。不过我们能严于律己,真诚待人,工作讲责任心,敢讲真话,这也许就是“老

  头儿”的一种精神传承吧!

编辑:市纪委宣传部

上一篇:我承诺:学成之日回报党和人民!--在“阳光助学”活动上的发言

下一篇:没有文章

张家界廉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 一、凡本网注明"稿件来源:张家界廉政网"等声明版权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张家界廉政网",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二、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/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,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,我们协调给予处理(或删除)。如不同意本网之转载,请及时告知本网撤除。

相关阅读

主办:张家界市纪委、张家界市监察局  电话:0744-8235997 邮编:427000
湘ICP备15019405号 zjjlz.gov.cn 中共张家界市纪委办公室承办
通讯员群 499973619   电话0744-8235997 投稿邮箱邮箱地址:zjjjw157@163.com   技术支持:红网张家界站(张家界在线)
(版权声明)